把它当营养品就错了!可载舟亦能覆舟的维他命D
时间:2018-12-19 21:29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淡无盐 点击:
  我已在自己的网站发表了二十五篇与维他命D相关的文章,包括它是如何被发现,如何被错认为是营养素,如何被医师滥开,如何被群众滥用等等。本篇所提供的只是一些简短初步的介绍。笔者希望将来有机会出一本专书,来对抗此一医学界的迷惑洪流。
  维生素D补给品。
  维他命D其实是类固醇荷尔蒙
  1922年,美国生化学家艾尔默.马可伦(Elmer McCollum,1879-1967)发现鱼肝油可以治疗佝偻病(小孩子骨骼发育不良)。他把鱼肝油里的有效元素命名为维他命D。这个发现很了不起,但这个命名,却为后来有关维他命D的应用与研究种下祸根。
  我在文章后半会详细解释维他命D的正确分类是类固醇荷尔蒙,而所有的类固醇荷尔蒙都具有一个共同特性,那就是,它们都是既能载舟,也可覆舟。也因为如此,要使用类固醇荷尔蒙做治疗或补充,都必须通过审慎的风险评估。譬如,不论是男性荷尔蒙还是女性荷尔蒙,都需要医师处方才能服用。可是,因为维他命D被定位为维他命,所以到处买得到,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服用。
  同样地,由於大多数的研究把维他命D看待为营养品,所以它们的实验结果不但正反两面都有,而且往往互相抵触。男性荷尔蒙或女性荷尔蒙在我们身体里的量会高低起伏,是正常现象。但很奇怪地,为什麽同样是类固醇荷尔蒙的维他命D,就被认为需要维持在一个理想水平?想想看,如果把男性荷尔蒙或女性荷尔蒙视为营养品,从而建议人们需要把它维持在一个理想水平,那后果将会是如何不堪设想?
  由於医学界到现在还是甩不掉维他命D是营养素这个旧思维,所以五、六十年来投入了庞大的资金和人力后,还是搞不清楚到底要补还是不补。姑且不谈什麽糖尿病和癌症等等非骨骼方面的研究,毕竟,维他命D在非骨骼方面的作用,本来就是一直搞不清楚。纵然是在骨骼方面的研究,维他命D到底是好还是坏,也一样没有定论。例如,一篇2010年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旗舰刊物《JAMA》的研究指出,高剂量的维他命D会增加骨折的风险。但另外也有研究指出,维他命D不客气减少骨折的风险。
  想要拨云见日的当务之急就是,彻底接受维他命D是荷尔蒙,而不是维他命,此一事实。就像男性荷尔蒙或女性荷尔蒙一样,维他命D在发育期间,真的是必须得到充足的摄取。但一旦过了发育期(或停经期),就应当让这些类固醇荷尔蒙顺其自然地起伏。
  所谓顺其自然,就是晒晒太阳,均衡饮食,无需刻意补充。要知道我们平常购买的食品里已经有添加维他命D(牛奶、果汁、早餐谷类等等)。所以,除非是贫困地区的人,否则发生维他命D不足的现象是不太可能的。而且从饮食中摄取维他命D,有可能会因为过量而造成中毒(添加维他命D曾造成广泛的中毒,大多数欧洲中国中国台湾禁止在牛奶里添加维他命D)。但晒太阳摄取的维他命D,则不可能会过量。因为这条路线里设有安全控制,过多的维他命D会被阳光分解。
  我曾提过,维他命D不是维他命,而是一种贺尔蒙。它之所以被误会成维他命,是因为它最初是在鱼肝油里被发现的。可是后来研究证明,我们人类只要晒太阳,就能获得维他命D。所以,既然维他命D不是源自於食物,它就不应当被归类为维他命。事实上,不论是它的分子结构或是生理作用,维他命D的正确分类都应当是属於类固醇荷尔蒙。
  在人体里自然合成的类固醇荷尔蒙大约有十种,而一般人最常听到的,应该是男性荷尔蒙(睾固酮)和女性荷尔蒙(雌激素)。顾名思义,类固醇就是类似固醇,它们之所以会类似固醇,是因为分子结构都类似固醇。
  固醇在我们身体里,通过不同的生化反应后,会转化成十几种不同的类固醇荷尔蒙。譬如维他命D是从皮肤里的7-脱氢胆固醇(7-dehydrocholesterol),经由阳光里的紫外线照射,转化而成的。类固醇的生理作用主要是由细胞里的类固醇受体来媒介。每一种类固醇都有它自己特定的类固醇受体,譬如男性荷尔蒙受体、女性荷尔蒙受体、维他命D受体等等。
  维生素D其实是类固醇荷尔蒙。
  维他命D可以载舟,亦能覆舟
  每一种类固醇和它特定的类固醇受体在细胞里结合后,会进入细胞核,然后再与特定的基因结合,从而激活该基因。虽然维他命D最为人熟知的功能是促进骨骼发育,但事实上,维他命D受体存在於我们全身上下。也就是说,维他命D会作用在身体的各个部位,包括骨骼、心、脑、肝、肾、肺、胃、肠等等。所以,维他命D对健康的重要性,被认为是全面性而不可或缺的。但事实上,有维他命D受体并不表示维他命D就会带给你好处。举个例子,裸鼹鼠的肠子和肾脏有维他命D受体。但是裸鼹鼠不但不需要维他命D,而且还会因为被喂食维他命D而死翘翘。
  就人类而言,医学界也都知道所有的类固醇都是既能载舟,也可覆舟。譬如,缺乏女性荷尔蒙会导致骨质疏松,但女性荷尔蒙也会诱发乳癌。大家也都听过运动员因为服用男性荷尔蒙而被禁赛。男性荷尔蒙会促进生长的,不只是肌肉,而是还有摄护腺癌。同样地,维他命D是维持健康所必需的,但它也会造成许许多多毛病,包括器官钙化、心脏病及肾脏病等等。
  额外补充荷尔蒙须付出代价
  那我们到底该怎麽办,才不客气被覆舟呢?读者应该知道男性荷尔蒙在三、四十岁之后就开始走下坡,女性荷尔蒙在停经期也会突然减少。也就是说,荷尔蒙的高低起伏是自然现象,只能怪岁月不饶人。
  如果你不认老,想补充这些荷尔蒙,可能要付出很高的代价,包括得癌症,甚至赔上性命。那维他命D是否也是岁月不饶人?的确如此。随着年纪增长,我们皮肤里的7-脱氢胆固醇会减少。所以,在接受同样阳光照射的条件下,老年人所能获得的维他命D是远不如年轻人。
  那我们是否需要用吃的来弥补这岁月流失的维他命D?这个议题,在医学界已经吵了五十多年,还是吵不出个结论。为什麽?因为很不幸地,绝大多数的专家一直把维他命D当成是维他命。如果他们能从荷尔蒙的角度来探讨,那情况可能就不客气如此复杂。
  总之,在这50多年来,花了成千上亿的研究经费,做了数百个临床试验,最后的结论是,佝偻病是维他命D补充剂唯一被证实有预防或治疗效果的疾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