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叹茶记
时间:2014-08-02 13:08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星雨 点击:
  活在广州,倘使你吃不起价格昂贵的山珍海味,倘使你吃不到深藏在某艘画舫上经营的珍禽异兽,也许你也吃不下蠕蠕而动、吱吱有声的蝎子蚂蚁蚕蛹蝗虫和噶杂(如蟑螂),但是广州的早茶一定要试试,不但要试,还要一试再试,只到终于品出那股子悠闲的世俗生活味道,你才算惬意地融入了老广州,融入了黑白照片和西关小姐的老广州。

  广州人喜欢吃,会享受,清晨天刚蒙蒙亮,早茶市就开始了,缠缠绵绵一直到快中午,接上了午饭才算结束,午饭时间可以一直延续到下午,于是接着吃下午茶,然后是最隆重的晚餐时间,大约午夜前的饮食都算晚饭吧,凌晨开始才称做宵夜,宵夜一样丰富殷勤,请慢慢品尝到下一次早茶吧!
  几乎每一家酒楼都有早茶服务,价格也不贵,大约都是本着服务社区、回报社会的宗旨呢!因为去酒楼喝早茶的顾客,基本上都是广州本地人,外地人没这个习惯。我们每次去的时候,都跟赶集似的,大厅里座无虚席,热闹非常,甚至经常要耐心等一阵才有座位。

  等坐了下来,稍微观察一下,你就会发现吃早茶的多数都是老人,还有陪同老人的整个家庭。孩子在地下嬉闹,女人们交谈着家中琐事、煲汤技巧,男人们安静地抽烟、看报纸。桌上零散地放着精致的杯碟、蒸笼和茶壶,往往并不多,三五样而已,然而已经超过传统早茶的“一盅两件”了。服务小姐推着狭窄的餐车在桌与桌之间灵活地穿行,替客人端上各种小吃茶点,可很多客人都自己走过去取想要的食物,并不呆坐在椅子上等。茶楼的氛围就如同一个大家庭,随心所欲完全不必拘礼,异常亲切平和。

  茶是一落座就为你沏好了,无非是极为普通的茉莉花、菊花、普洱、乌龙一类,这样的茶,不是用来品的,而是一边吃着点心聊着天看着报,一边顺手端起来喝几口的,解渴,润喉,做些动作,消磨时间。与其说是点心佐茶,不如说是茶佐点心。因此广州人称为“叹茶”,这一个“叹”字,真真说尽了那种安闲舒散的姿态。

  伴茶的点心也很丰富精美,据说有上百个品种,不过通常吃的就老是那些:白云凤爪、白云猪手、香芋排骨、清蒸百叶、红烧乳鸽、水晶鱼皮饺、紫菜卷、叉烧酥、肠粉、虾饺、蛋黄批、黄金蛋挞、晶饼、鱼丸等等,叫不出名字来的太多,样样精巧可爱,水晶系列的皮薄肉嫩,果真玲珑剔透;烘烤出来的色泽金黄,香脆可口;还基本都是按照传统做法,至尽叫人百吃不厌,不得不叹服广州小吃的确名不虚传。
  喝的是寻常的茶,叹的是悠闲的生活,在如今这样车轮滚滚、拥挤紧张的广州,悠闲,早已是一件异常奢侈的东西,还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东西,难得啊!每次我悠闲一回,就忍不住心存感激一回。但若论起真正的品茶,在茶楼里是极其难得的,还是要去深深叹一回潮汕工夫茶,那种复杂细致、不厌其烦的饮茶方式,比起龙井又别是一番风味。
  不必真的跑去潮汕,广州也能让你品尝正宗工夫茶。更加不要去什么茶艺馆,白天门可罗雀,晚上灯光暧昧,名曰茶艺师的姑娘们浓妆艳抹,一看即知卖的是什么茶。

  我喜欢去的是茶叶铺,轻松地和店里人聊聊,他就会客气地请你坐下来饮一盅,走的时候,买与不买都随意。于是就在整块木料雕刻的茶案边坐下,先着实赞美一下茶具的精美独特再说。通常这样的茶叶铺,不但出售各种茶叶,而且兼营茶具,大型的几案,成套的礼品,细巧的盖碗、紫砂、过滤壶、茶盏,应有尽有。店主通常有深邃的热情,不轻易言笑但殷勤有礼,对待品茶如鉴赏艺术品,如果你刚好懂这么一点茶艺之道,他便格外地喜悦。
  以前的工夫茶,非常讲究工序,也讲究器皿,现在随性了很多。要用小火炉烧滚的山泉水,改用电茶壶烧开自来水也可以了,但依然有些热爱茶道的人,宁愿辛苦地到白云山上去背少量泉水自己享用。茶多是铁观音,色泽红润透亮,口味甘甜浓酽,很少听说以其他品种替代的,大约因为乌龙经得起反复的冲泡吧。
  宽敞的茶案上依次列好所需要的茶具,待得水滚,即缓缓以开水冲洗,为的是让茶具内外温度都升高,有利于尽情释放茶叶的香味。茶叶投入温过的壶里,注满沸水,随即又倒掉,此之谓“洗茶”,一方面为了去除茶叶采制过程中沾染的灰尘污腻,另一方面第一遍茶往往如青涩少女,茶味清苦,不够浓郁端正。洗过的茶叫清茶,没洗过的叫“泥茶”,看你懂不懂工夫茶,这是第一关。
  第二遍茶就可以供品尝了。茶水先倒进细密的过滤壶,尽量隔开茶水茶叶,大约是因为铁观音的形状没什么值得欣赏的吧。接着将茶汤倒入细长的深杯,可饮可不饮,专为嗅觉服务的,叫做闻香,杯幽深而口小,最适宜香味缕缕升腾。而后方是正式的品茶,杯如半个李子大小,通常是细白瓷,或赭陶,也有用青花瓷和日本瓷的,但始终以白瓷最能衬托茶色。杯子紧挨着排成一列,主人手持茶壶,快而匀速地轮流斟茶直至杯满,这一着叫做“关公巡城”,为的是保持每个杯子里的茶都是浸泡均匀的,颜色、浓度、口味都完全一致,至此,宾主方细细品尝。
  杯极小,恐怕口大者连一口都不够,倘若真如妙玉所云:“一杯为品,两杯是为解渴,三杯则为牛饮”,则我辈皆为牛饮马饮骆驼饮了。话又说回来,人家妙玉连泡茶的水都是收取梅花上的积雪融化而成,诚然难得,不可浪费以为解渴之物。不比现在用些自来水,插上电茶壶,就不妨在这一杯又一杯的浓酽醇厚里叹叹闲雅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