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肝菌、松露、松茸 为何这些菇蕈无法靠人工栽培?
时间:2018-08-15 11:40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淡无盐 点击:
  蘑菇的踪迹难以捉摸,高深莫测;追踪蘑菇将我带进一趟狂野旅程,非法入侵每条边界。当我跳脱商业,进入达尔文多重生命形式的纠缠的河岸,事情变得更奇特。在这里,我们熟知的生物学上下颠倒了。纠缠破坏了类别、颠覆了身分。
  蘑菇是真菌的子实体。真菌非常多样,而且通常极富适应力,能在许多地方生存,从洋流到脚指甲里都可找到。但有许多真菌生活在土壤里,它们身上的细丝、即所谓菌丝,能穿透土壤,伸展到菌伞与菌索当中。要是你能让土壤变成透明液体,而且走入地底,你会发现自己被真菌菌丝网包围。跟着真菌进入地底世界,将发现奇特、且富有多样乐趣的种间生活。
  许多人认为真菌是植物,但它们其实更像动物。真菌不像植物被动地靠阳光制造养分。真菌与动物一样,必须自己找东西吃。不过真菌摄食时通常很大方,它们边吃,还边为他人打造世界。这是因为真菌进行细胞外消化,会把消化酸排出体外,将食物分解成养分,这就貌似真菌有个外翻的胃,是在体外而非体内消化食物。接着它们的细胞会吸收养分,让真菌体成长—而其他物种也随之蓬勃。有些植物之所以长在乾燥土地上,是因为真菌在整个地球历史演化中消化了岩石,所以植物能从中摄取到养分。是真菌让土壤变得适合植物生长。真菌也会消化木材,否则死去的树木会永远堆积在森林里。真菌将之分解成养分,让朽木进入新的生命循环。所以,真菌可说是世界的建造者,为自己、也为他人塑造着环境。
  有些真菌已经学会与植物紧密共存,而且多数植物只要有足够时间,都能适应一地的种间关系,进入与真菌合作的关系当中。内寄生真菌与内生菌根真菌生长於植物内部。这种真菌很多不具子实体;它们在数百万年前就放弃了性生活。除非以显微镜窥探这些植物的内部,否则我们永远看不到这些真菌,但大多数植物体内却都充满了这样的真菌。外生菌根真菌则缠绕在植物的外根部,同时也穿透各细胞之间。世上许多受人喜爱的蘑菇—牛肝菌、鸡油菌、松露,当然还有松茸—都是外生根菌植物夥伴的子实体。这些菇蕈美味至极,而且人类难以栽培,因为它们必须与寄生树种共伴成长才行。它们只能透过种间关系而存在。
  世上许多受人喜爱的蘑菇—牛肝菌、鸡油菌、松露,当然还有松茸—都是外生根菌植物夥伴的子实体。这些菇蕈美味至极,而且人类难以栽培,因为它们必须与寄生树种共伴成长才行。它们只能透过种间关系而存在。 图/ingimage
  菌根一词是由希腊文的真菌和根部两字组成;真菌与植物根系在菌根关系中紧密交缠。少了对方,真菌与植物都无法茁壮。从真菌的角度来看,它的目标是饱餐一顿。真菌把身体扩伸到寄生树根上,透过两者接触时产生的特殊介面结构,以虹吸原理摄取植物的一些碳水化合物。 真菌依赖这种食物,不过它可不自私。真菌会刺激植物生长,因为第一,植物会因此获得更多水分,第二,植物也会获得真菌细胞外消化而生的养分。植物透过菌根得到钙、氮、钾、磷与其他矿物质。根据库伦的研究,要不是有外生菌根真菌,森林根本不可能存在。多亏了真菌好黑社会,树木才会茁壮又茂盛,进而形成一片森林。
  但两相互惠的结果未必完美和谐。有时,真菌正好寄生在树根生命周期的某个阶段上,抑或是寄主植物本身养分充足时,它可能会拒绝真菌寄生。没有植物夥伴的菌根真菌会死亡。但是,许多外生菌根真菌并不限於单一合作对象;真菌会在植物间建构出一片网络。森林里的真菌不只与同一种树木连结,也常与其他树种交好。如果你遮蔽了森林里的某棵树,夺去它叶面上的阳光,使它养分不足,它的外生菌根还是可以从树网中其他成员摄取到碳水化合物。有些评论者拿菌根网络与网际网络作对比,称其为woodwide web—树际网络。菌根形成种间之间互连的基础建设,在森林里传播信息。它们也有某些高速公路系统的特质。土壤微生物因此能在菌根互连的管道与联系间穿梭,否则微生物只能固守在原地不动。这当中有些微生物对环境修复非常重要。菌根网络能帮助森林对所受的威胁作出回应。
  为什麽真菌的世界建造工作几乎得不到世人赞赏?部分原因是我们无法探索地底,无法亲眼目睹地底世界的惊奇架构。也因为直到最近,还是有许多人—尤其是科学家—只把生命想像成是物种各自进行繁衍。在这种世界观中,最重要的种间交互作用是捕食者与猎物的关系,所以互动意味着消灭对方。互惠关系只是有趣的异常现象,对於理解生命却并非必要。生命来自每个物种的自我复制,然后独自面对进化与环境的挑战。没有哪个物种需要它者来延续自己的生命力;它能自我生成。这种自我繁衍的观念盖过了地底城市的故事。为了重获地底故事的声音,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旧有的种间世界观,和已经开始转化该观点的新证据。